滚动新闻:
首页 >> 工程建筑

江苏常州警匪居民楼内对决两名刑警受伤

来源: 时间:2018-08-12 23:59:10

江苏常州警匪居民楼内对决 两名刑警受伤

徐枫在医院接受治疗,脸上9.1厘米长的刀伤清晰可见。

遭遇战就发生在这条狭小的楼道内。 常州警方供图

“警察,别动!”10月3日晚上9点多,常州市戚墅堰某新小区,在通往二楼平台花园的楼梯上,下楼走到此处的四名男子忽闻一声断喝,在恶势力老大“独臂”曾独带领下,挥舞弯刀、尖头钢管,发疯似的向下冲,试图脱离近在咫尺的便衣民警,一场遭遇战在狭小的楼道爆发。因打架被砍断左臂的曾独,下手极其凶残,不计后果,但为了防止“跳弹”伤及民警和楼下的市民,参战的民警们放弃开枪,或用警棍,或徒手与丧失理智的暴徒们展开搏斗,只用短短两分钟,就将曾独一伙全部擒获。但让人义愤的是,冲在最前的戚墅堰街道派出所副所长、老刑警徐枫脸部被砍两刀,其中一刀造成一条长9厘米多的伤口,紧贴鼻翼和左眼,缝了18针,只差一两毫米就伤及眼球。刚穿警服不到两月的孙启人嘴角也被砍伤,简单处理伤口后,他第二天就上班了。

新情报

恶势力“独臂”老大弄到一支钢珠枪

正逢国庆节和上海世博会,第十七届省运会在常州也开幕在即,常州警方重点开展了打黑除恶、治爆缉枪行动。在这期间,曾独为首的枪赌毒“合流”的黑恶势力团伙,进入戚墅堰警方视线,一举一动均在监视之中。根据便衣侦查,曾独等人身带凶器,专为赌档看场子,住在戚墅堰某新小区,平时10点至10点半,他与一同伙外出,较有规律。戚墅堰警方决定寻机密捕。

34岁的曾独是戚墅堰人,没正当职业,在当地颇有恶名。从16岁那年,他因流氓斗殴被劳教一年半算起,此后18年中,曾独七次犯事,除了一次赌博,一次损坏公私财物之外,其余全是打架斗殴,多次被判有期徒刑、治安处罚或拘留。2001年5月份,曾独再次参与聚众斗殴,结果被人砍断左臂,导致截肢。这不但没让他收敛,反而成了混社会的资本,竟敢单臂拎刀砍人。就在今年5月份,又因殴打他人,曾独再次被拘留。

正因恶名昭著,出手凶残,戚墅堰警方对曾独团伙极为重视。就在进行秘密布控时,10月3日上午,警方得到新情报,曾独刚搞到一支钢珠手枪,随身携带,极可能要搞事。恶徒加上手枪,隐患极大,警方决定,当晚动手。

曾独所在小区地形特殊,一楼是一家超市,超市背面是楼道,楼梯分四折经一过道,通向二楼花园平台,过道的南侧是一扇关闭的不锈钢门,北侧则是一间物管办公室。曾独住在501室,下楼要走这个过道,物管办公室是必经之处。警方决定在物管办公室设伏,发动突袭。

遭遇战

副所长冲在最前左脸连挨两刀不后退

针对曾独一伙活动规律,戚墅堰警方制定了作战方案。戚墅堰分局副局长陈明皓带刑警大队长丁明亮、街道派出所副所长徐枫、刑侦探长周文达和民警张陶俊、孙启人,辅警朱和平作为第一抓捕梯队,身着便衣,先行埋伏。作为分管刑侦的副所长,徐枫跟曾独彼此相熟,走在最前面。

晚上9点多,当徐枫等人刚迈上一楼第三折楼梯,二楼过道的声控灯忽然亮了。徐枫抬头一看,迎面走下四个壮汉,为首的正是曾独。原来,这晚曾独提前行动,带的人比警方事先得到的情报多两人。

几乎同时,曾独一伙也发现徐枫等人,知道被堵住,发疯似的向下冲,企图夺路而逃。一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爆发。“警察,别动!”徐枫大喝一声,与周文达、张陶俊冲上前去,把冲下来的曾独、王风分割开来。陈明皓和丁明亮、孙启人、朱和平冲上过道,把柴木林和路金湖围住。

徐枫最先扑向带枪的曾独,一把抓住他的右臂。曾独死命摆脱,试图腾出手掏枪,但被周文达抱住,两人滚下楼梯。徐枫赶上,和周文达摁倒曾独。一只手的曾独难戴手铐,徐枫将他交给周文达,转身去帮战友。

王风正挥刀乱砍,徐枫抽身而上,嘴角先挨了一刀,他浑然不觉,扑向王风,左脸接着又被砍一刀,可仍不后退。这时,特警出身的张陶俊施展擒拿术,打倒王风,抢过弯刀。徐枫使出最后的力气压上,与张陶俊合力给王风戴上手铐。此刻,徐枫才感觉到左脸热乎乎的,左眼视线开始模糊,涌出的鲜血一滴滴掉在胸前和摁住王风的手上,嘴角火辣辣的疼。

同一时刻,陈明皓和丁明亮、孙启人、朱和平等人追截逃跑的路金湖、柴木林。丁明亮冲上前去牢牢拽住路金湖,阻止其给强弩上弦,挨了柴木林好几钢管。孙启人去奋力夺弩弓,也被持尖头钢管的柴木林袭击,导致口鼻挫裂。张陶俊见状,抽身掏枪喝令柴木林住手,柴木林一愣神,被陈明皓和朱和平制服。

好刑警

被送医院途中追问“那把枪缴到没有”

徐枫被连夜送往医院急救。途中,他不顾剧痛,反复问战友:“枪缴到没有,人全抓到了吗?”当得知曾独的手枪已被周文达缴获时,才安心住进医院,两处刀口共缝了20针。当天深夜,得知徐枫受伤,常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尚建荣赶到医院慰问。

10月5日傍晚,在戚墅堰某小区找到了曾发生搏斗的楼道,楼下是热闹非凡的超市。陈明皓告诉,因楼道狭小,为避免“跳弹”伤及自己人和楼下的市民,那天民警们没有开枪。“当时,第三折楼梯、过道和平台上都有血迹,物管办公室门框下面也溅上了血迹,绝大部分是徐枫的。”事后血迹已被清洗,但墙壁上刀砍的、钢管刺的痕迹仍在,足见当时搏斗的激烈。

在常州市人民医院看到徐枫。他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面色有点苍白,左脸的刀口已被缝合,眼角处还有点肿。注意到,最长的那处刀口是沿着左额头,向下直达左鼻骨。这处长达9.1厘米的刀伤深及骨头,造成颅骨骨折和鼻孔撕裂。万幸的是,刀锋擦着左眼的眼角划过,如果稍微偏上一两毫米,左眼就可能保不住了。

徐枫也感到庆幸没伤到眼睛。他忍住嘴角的疼痛简单告诉:“看到王风拿刀冲下楼梯,我就去追,他回头砍了我一刀,当时神经极度紧张,我没感觉,第二刀起初也没在意,摁住王风才感到脸热乎乎的。好在血没白流,枪缴了,人也抓全了。”

目前,徐枫和战友们抓获的曾独等犯罪嫌疑人已被刑拘,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文中犯罪嫌疑人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