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劳动纠纷

雷政富自称好色不贪财赵红霞称两人有感情

来源: 时间:2018-08-26 21:53:50

雷政富自称好色不贪财 赵红霞称两人有感情

19日,雷政富受审,在庭审过程中,雷政富坦言自己好色不贪财,对于钱财一点并不贪恋。雷政富面对别人送的豪车名表一概不接受。

据悉,赵红霞在庭审中难以控制情绪,称不知事情会变得如此严重。她哭泣请求雷政富能出庭证明两人最初是有感情的。

赵红霞的辩护人张智勇提出要求雷政富上法庭作证。但雷政富的身份到底是证人还是受害人?为此控辩双方发生了争论,最后法庭认为在本案中雷政富的身份是受害人。不过,法庭没有接受雷政富上法庭作证的申请,只是宣读他的证言。

6月19日,雷政富在庭审现场接受讯问。当日,备受关注的涉不雅视频官员、重庆市北碚区原区委书记雷政富受贿案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昨日,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楼第六审判庭,当地的政府官员、媒体等近50位代表参加了庭审。据重庆一中院的工作人员介绍,这次参加庭审的境内外媒体有18家,而有数十家媒体发出旁听申请,未获得许可。

出庭时“气色还不错”

法庭不大,只有51个座位,除第一排几个座位为法警坐席外,其他座位属当地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媒体。昨日上午9时32分,侧门打开,雷政富被两名法警带了上来。他没有表情,嘟着嘴,也没有到处张望,径直走到被告席前,一名形容他并非“神情落寞”,看上去气色还不错。

55岁的雷政富还保持着原有的发型,身穿带有细条纹的白色衬衣,黑裤子,黑布鞋。衬衣不像以前那样收在裤子里,因此显得衣服略微有点大,背部还皱巴巴的。

刚走出来时,雷政富戴着手铐,双手放在身前,手里攥着个毛巾,毛巾里包着一沓纸张,是他的陈述材料。他走起路有些慢,法警让他迅速走到被告人席上。他下意识要坐下,被审判长制止。

最初,雷政富说话音调很低,有些句子说到一半就没声了,说到家庭住址时,说门牌号码记不得了。审判长遂照一张纸上的念,是不是某某单元某某号,雷政富说:“对”。

庭审后上警车面带微笑

公诉人在宣读起诉书时,雷政富一直站着听,审判长示意法警,可以给其解开手铐。庭审大约进行到40分钟时,审判长示意雷政富可以坐下,但回答法庭提问时必须站起来。

可雷政富似乎总是忘记站起来,以至于审判长每每提醒他站起来,大约有五六次,审判长再次高声提醒他时,雷政富说,啊,对不起,我知道了。

在控辩双方进行激烈辩论,以及证人到庭作证时,雷政富把身子靠在椅子上,头不时朝天花板仰着,多次被法警提醒制止。法庭进行被告人最终陈述时,雷政富从座位上站起来,左手插在口袋里说话,被身后的法警提醒,手抽了出来。

一位参加了旁听的匿名人士说,开完庭后,雷政富被押上警车时面带微笑,表情轻松。

一眼未看出庭作证妻子

据悉,雷政富的两名家属也参加了昨日的庭审,包括他的表妹以及妻子聂某。53岁的聂某是重庆市某局计划财务处副处长,她出庭为雷政富所涉嫌的一笔10万元贿赂作证,表示那是经她之手收到,但当时自己并不知情,待发现后送还。

聂某在证人席作证时,距离雷政富被告席不过一米多远,她看了雷政富几次,但雷政富始终没有看妻子,反而接过法警递来的一瓶矿泉水,喝了两口,并把瓶子放在脚下。

参与旁听的于华(化名)说,在庭审现场,雷政富的妻子聂某多次称自己丈夫清廉。在庭审现场,控辩双方针对多个问题展开激烈讨论。对于检方指控,雷政富基本上都翻供,而律师们也做的是无罪辩护。

在最后雷政富的陈述中,雷政富说,我虽然比较色,但我不(是)贪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