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劳动纠纷

河北学者建议暂停或撤销曹操墓认定结论

来源: 时间:2018-08-24 18:57:41

河北学者建议暂停或撤销曹操墓认定结论

长城9月27道 安阳“曹操墓”真伪之争仍无结论。坚持确认的考古专家和提出质疑的公众各执异词,互不服气,甚至有人言辞激烈、对簿公堂。怎样解决这道文化难题?河北曹操墓研究专家刘心长教授建议,要相信广大公众和社会各界有对曹操墓真伪的认知力、辨识力和鉴别力,才有可能逐渐接近历史真实。同时,他还提出暂停或撤销西高穴大墓即“曹操墓”的认定结论等建议。

是谁在拿曹操墓作秀?

今年6月份,有媒体以“别让考古变秀场”为题刊发报道。有学者发表言论称,当前学术不端的表现之一是“拿学术当秀场”。所以,把考古变成了秀场,把曹操墓也变成了秀场。唐际根先生还说,也有人利用曹操墓事件炒作自己。“在他们看来,充满争议的曹操,可以赚足眼球。”因此,唐际根先生大声疾呼: “我们要谨防那些佯装严谨,拿曹操墓事件当作‘道德秀场’的‘学者’和借此炒作自己的学术流浪汉。”

刘心长先生对此有不同看法。他说,是谁在拿曹操墓作秀呢?据其所知,最早公布曹操墓被确认的消息是2009年12月27日河南省文物局、河南省安阳市及国家文物局有关方面负责人与部分专家学者一起在京举行的发布会。

刘心长认为,这次发布会带有很浓厚的文化炒作成份,“如果不是出于炒作,不是出于作秀,一个考古结果有必要那样兴风造势地在京召开发布会吗?”发布会的消息一公布,炸了锅,质疑之声哗然而起,而且很快形成全国性的热议风波,甚至有人提出安阳大墓的认定是不是“周老虎”再现。可见,那次发布会才是炒作曹操墓的始作俑者。

此外,有的专家、学者喜欢把一些人打入“另册”。刘心长说,主要是两种,一种是“佯装严谨,把曹操墓事件当作‘道德秀场’的‘学者’”;另一种人是“借此炒作自己的学术流浪汉”。对这两种人要“谨防”,要象防不规不端之徒那样加以防范。

刘心长认为,曹操墓作为中华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是炎黄子孙的祖产,不是几位考古专家的私产。每一个中国人,每一位炎黄子孙都拥有对这份祖产发表自己看法的权利,都有认知权、参与权和发言权,任何人都不能剥夺和阻挠中国公众的这种权利,“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肚里没病死不了人”,越“谨防”越证明你心里有鬼。刘心长说,纸中包不住火,雪里埋不住炭。不能自视高贵而看不起基层的文化人士,把自己看成光环缭绕的权威专家,而把质疑的文化人士看成群氓,看成学术流浪汉。判断一种看法意见,不能只看是否有“学术权威”的高帽子,研究单位的大门楼,而要看他们的看法是否符合历史事实,手中是否有真理。否则可以质疑,可以讨论,天下哪有没有真理还硬要人们听从信服的道理呢?

要相信公众和社会各界的认知力、辨识力和鉴别力

刘心长认为,“并非人人可得而考之”,由考古界几位权威专家来认定,公众只应附首贴耳地听信顺服,只能普及考古知识,不能质疑,不能说不同意见。谨防“学术流浪汉”,只能把几个考古专家放在遭公众质疑的被动难看的地位。

相反,应让考古专家与质疑公众相互沟通而不是相互对立,相互探讨而不是相互攻击,相互信任而不是相互“谨防”。刘心长说,大家应该在平等有序、融洽和谐的文化气氛中来逐步深入地对曹操墓的真像进行探讨,这样才有可能逐渐接近历史真实。

建议暂停或撤销曹操墓认定结论

刘心长说,在安阳大墓认定为“曹魏西陵”即曹操墓的主要依据尚存在重大争议的情况下,在许多大疑点尚未得到合理科学的解释的情况下,就匆忙宣布安阳大墓确认为曹操墓是草率的、不严谨的、不慎重的、不负的。改用“汉魏大墓”或“疑似曹操墓”,远比没有硬证也要硬定要好。这样做,不但可以给专家学者考证研究安阳大墓的墓主身份提供充裕的时间,也可以体现出考古专家和有关部门正视实际,尊重社会公众合理意见,与社会公众平等探讨问题的虚心态度。

同时,刘心长还建议,认真听取来自各方面的意见。比如,召开有不同意见的专题研讨会,特别是持各种不同看法的人们当面核评证据以及报刊进行专题讨论,等等。一时意见统一不起来,也不要紧,可以拉长时间。此外,要抓紧组织专业人员进行深入的考证研究,尽快全部公布安阳大墓发掘出土的全部文物资料,继续寻找其它可以认定墓主的依据。

更重要的是,要充分考虑安阳大墓认定的不确定性,下结论要慎之又慎,这样做,对考古专家有好处,对部门单位的以至国家也有好处,刘心长表示。(燕赵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