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南京两中学男生因心情不好以杀人解闷

来源: 时间:2018-10-27 18:47:31

南京两中学男生因心情不好以“杀人解闷”

方式:学游里刺客人物用刀刺

目标:随便找,猜拳决定谁先动手

事后:换好随身带的衣服打车回宿舍

后果:受害人右肾切除,凶手被公诉

王兵和张雷,还不满16周岁。风华正茂的他们正是该好好读书的时候,可他们却将游中的暴力镜头搬到了现实中,一天英语课上王兵对张雷说,“我们今天动手,出去杀个人玩玩。”张雷什么都没想就答应了。最终,受害人小孙构成重伤,王兵和张雷也即将站上法庭。

英语课上商量杀人解闷

王兵、张雷都是南京人。王兵家庭条件不错,父母也都是知识分子。张雷的父亲是个维修工,一直本分老实,最大的希望就是儿子能有出息。不过王兵和张雷并没有像父母期望的那样好好学习。

在学校里,王兵和张雷的关系走得很近,平常有什么心事或者苦恼都会互相倾诉。

两人的情感生活都很丰富,早早的尝到了恋爱的甜蜜。有段时间张雷、王兵都遭遇了感情问题,心情郁闷的两人一直商量着找个人出出气,杀个人玩玩。

用什么东西杀人呢?王兵说必须用刀,于是他从家里带了两把刀到学校。一把给了张雷。

2010年11月11日上午,正在上英语课时,王兵对张雷说,“我们今天动手,出去杀个人玩玩”。张雷答应了。

上午第二节课结束,两人便回到宿舍,开始着手准备,张雷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刀,藏到了衣服的袖口里。两人想到杀人后衣服会有血,将杀人后要换的衣服都放在张雷的包里。

湖边读报男孩成目标

中午放学,王兵和张雷两人翻出学校围墙。走了不久,便发现花神湖周围的绿化带比较偏僻,两人觉得这是个下手的好地方。

两人并非想找谁寻仇,所以没有固定目标,只是商量好“找个年龄和我们差不多,看上去比较弱的人下手”。在花神湖附近,两人发现了一个陌生男孩小孙。见小孙看上去也是十五六岁,而且一个人坐在湖边的桩子上看报纸,张雷就对王兵使了个眼色,说:“这个?”王兵心领神会。就这样,“目标锁定”。

于是,王兵和张雷开始用“剪刀石头布”的方法确定“分工”。王兵输了,按约定由他来动刀。计划还没实施,小孙走了。

本想另寻目标,不多久小孙又回来了,走进小亭子继续看报纸。两人一合计,决定还是他。

用猜拳决定谁来动手

两人决定先挑事端再下手,谁去挑事端,同样采取猜拳的方法来决定。这回又是王兵输了,由他负责去挑事。

愿赌服输,王兵没有办法,走进亭子,在小孙旁边坐下之后开始说:“我们就是来挑事的,你哪个学校的,你有没有人,有人把他们一起叫出来。”张雷也在后面应和,但小孙没有搭理他们。

张雷朝王兵使使眼色,示意王兵捂住小孙的嘴,见王兵迟迟不下手,张雷脾气上来了,说王兵“怂”。

于是张雷改变了计划,他边用手比划边对口型示意,自己去捂那个人的嘴,由王兵动刀。

王兵同意了。

听到哀求后再捅数刀

王兵拿了刀站在小孙的左后方,张雷用手捂着小孙的嘴,小孙还没来得及挣扎,王兵就一手扶着小孙的肩,另一只手将刀捅向了小孙的腰部。

小孙倒了下去,大声喊:“大哥,放过我,我有抑郁症,我在学校天天被人欺负”,听到小孙的哀求后,两人并没有就此收手,反而换个人继续捅。

小孙挣扎着站起来,张雷顺势把刀从王兵的手上拿走,并示意王兵去捂小孙的嘴,他来捅。于是王兵一边捂住小孙的嘴,一边按住小孙的肩,而张雷则站在小孙的面前,对着小孙的肚子连捅数刀。

被捅之后,小孙奋力逃跑,看着小孙浑身是血,两人也有点害怕,就没有追上去。

王兵和张雷跑到花神湖桥上,将刀扔到了花神湖里。王兵说,“我身上有血,要把衣服换了。”于是从张雷的包里拿出衣服,开始换装。而张雷身上没有血,就脱下外套装入背包,这样两人就算换装完成了。

两人打了出租车回到了学校。到了宿舍以后,王兵将带血的衣服泡在了洗衣盆里。

模仿游里的刀刺人

检察官:你为什么提议要杀人?

王兵:我最近因为感情的事情比较郁闷,但最主要一个是看了电影、小说、游戏里一些杀人的东西感觉刺激很好玩。于是就想到自己也尝试一下。

检察官:你提议杀人时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王兵:我当时就想学着我玩的一种游戏“刺客信条2”里面的模式用刀刺人玩的。就是从很远的地方跑过去,用刀刺到人的身体里,他倒地,就算结束。(在王兵后来的几次供述中,王兵提到他口中说的“杀个人”玩玩,实际是刺个人玩玩,意思是用刀捅人的意思。)

检察官:你为什么有杀人想法?

张雷:因为王兵提出了杀人的想法后,我就想杀人会不会很刺激,于是自己也就有了杀人的想法了。

检察官:你有没有想过杀人的后果?

张雷:没有想过。

检察官:当时王兵提议的杀个人玩玩你认为是什么意思?

张雷:可能有专门捅人的意思,但当时我没想到,我只想去打架。

经司法鉴定,受害人小孙右肾切除,损伤程度为重伤。目前雨花台区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对王兵和张雷提起公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