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合同纠纷

山东13岁少年自缢死遗嘱要父母还千元高利

来源: 时间:2018-08-11 21:27:05

山东13岁少年自缢死 遗嘱要父母还千元高利贷

林好文就是借助这条铁丝上吊的。 本报 吴凡 周锦江 摄

这是林好文自杀前留下的俩分遗嘱。 本报吴凡周锦江摄

大众-齐鲁晚报6月24道6月20日下午,寿光市上口镇第三中学的初二学生林好文,给自己的父母留下两份遗书后,在自家院子里晾衣服的铁丝上上吊自杀,小林在遗书中嘱托父母要替他还清近千元的欠款。

6月20下午5点多,小林的妈妈张金凤下班回家,一进院门,她震惊地发现自己的儿子正挂在院子中晾衣服的铁丝上,铁丝上系了一根绳子,孩子的脚下边放着一个马扎。张金凤跑上前把儿子抱下来时,她看到儿子的嘴唇已经发紫,双眼紧闭,没有了呼吸。张金凤慌忙将儿子送往医院,医生说孩子的瞳孔已经扩散,最终抢救无效,医院确定孩子死亡。

随后,两封留在房间内桌子上的遗书被发现,这两封遗书一封写在一张稿纸上,另一封写在一张从笔记本中撕下来的纸上,遗书的内容冷静,简短。小林在遗嘱中除了表示对爷爷奶奶和父母亲的不舍之外,还提到自己在外欠的债务,有22笔之多,最多的400元,最少的0.5元,总计欠款931.5元。除去其中一项为班费外,其余的21笔均借自他的同学,还有一笔10元借自“英语老师”。

6月23日下午,赶到寿光市上口镇下林二村张金凤家,她和丈夫林光山刚刚为爱子举行了出殡。了解到,林好文今年13周岁,是寿光市上口镇第三中学的七年级学生,6月20日是星期日,这天下午,小林本应该赶回学校上晚自习,但却被发现在家中上吊身亡。

23日下午,刚进村时向村民打听小林的情况,得到的答复出奇的一致,多数村民认为小林是个好孩子,平时大大方方的,很乖。

小林的死,让他的家人难以理解,更无法接受,他们认为,小林的学校对此有不可推卸的,但学校称自己无任何,23日下午,以家属的身份去了小林所在学校,小林的级部主任郭老师表示,学校愿意走司法程序,对于小林的死,学校具体该承担什么就承担什么。

借同学80元,却需还400元

在寿光市上口镇第三中学,学生们周一至周五都在学校寄宿,周日下午五点去学校。20日是个星期天,下午4点左右,林好文像往常一样去学校,同行的还有他的一个叔伯兄弟,他们都上7年级,但是在不同班级,平时上下学都在一起。小林长得比较瘦小一些,平时和同学兄弟走在一起都在前面,但是与往常不一样的是,小林这次走在了哥哥的后面。据他的哥哥回忆,在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刚好被一辆大车隔开,小林让他的哥哥先走,自己走在后面,他的哥哥也没有在意,就自己进了校门,但是没想到这次分开竟成了一次永别。

5点的时候,正在田里收割麦子的小林的爷爷看到小林回家就问了一句,小林说忘拿东西了,他也就没有在意。但是到了下午5点多的时候,小林的妈妈张金凤下班回家看到小林挂在了院里的铁丝上。惊慌失措之下,赶紧拨打120送往医院。“当时医生已经说瞳孔散开了”,小林的妈妈虚弱的说,当时她看到儿子已经嘴唇发紫,去医院也已经无济于事了。

匆忙赶往家中的林光山悲痛欲绝,在送孩子去火化场的路上接到孩子班主任的,说孩子没去上晚自习。林光山一气之下将摔了。在整理孩子遗物的时候,林光山发现了孩子的两封遗书。遗书上并未交待他为何自杀,但是提到了自己在学校有诸多债务,而且是“高利贷”。看到有两张欠条,借了一名叫陈建平的同学的钱,借了80元却要还给他400元。在400元底下有一个300元的字样被涂掉了。按照小林在遗嘱中罗列的债务竟有近千元之多,其中还有一位债主是“英语老师”。

在采该中了解到,那些小林的债主之前都收到了小林的通知,还款日为6月20日,也就是小林出事的那个星期天。从村民和小林的亲戚口中了解到,小林是个还算外向的孩子,平时很懂事。“谁家家里有个事,小林还能大大方方的上台唱歌”,小林的一个叔叔说。

这样一个懂事又大方的孩子为什么会寻短见,小林的父母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也问过他,在学校有没有人欺负,但是小林都是淡淡地说没有的事”,小林的母亲告诉,平时她上班、小林的爸爸在北部盐场打工,对小林的生活学习照顾稍有疏忽,但是平时的交流并不少。

学校方面经过调查也没有调查出结果。小林借了这么多钱到底干什么用?有没有受到威胁?是什么原因让他自杀,甚至在遗嘱上还希望他的父母亲帮他还清账务,这一些都成了谜。

学校表示希望走法律程序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大家尽量走正常程序”,对于林好文家长提出的学校应负的问题,校方表示希望走法律程序,他们会尊重法院做出的判决。

“学校已经找了律师,并声称学校在法律方面不承担任何”,小林的姑奶奶说。小林出事后小林的姑奶奶一直在为此事周旋奔波。“到现在为止,校方也没有人出面来家里看看,这一点让人接受不了”,小林的姑奶奶说。

以小林亲戚的身份见到了小林所在年级的级部主任。“学校虽然说让学生每周日下午5点到校,但是这并不是强制要求”,郭主任说,有些学生可能直到下午6点或7点到校,这也是经常的事情,作为班主任也只是晚上7点多去查查班,而且也无硬性要求。因此对于小林没去上晚自习学校出现不知道的情况也是自然的。

据小林的父亲介绍,曾有小林的同学提到当日下午在学校见到过小林,但是学校对此矢口否认。“学校有监控录像,我们已经仔细查看过那个时间段的学生出入情况,没有发现小林的身影”,郭主任说,一般情况下学生进来之后就不能出门,所以这段录像最能说明问题。至于那位同学提到看到小林,也只是在楼上远远看到,可能看错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大家尽量走正常程序”,郭主任说,学校该责什么样的就负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