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遗产继承

产妇疑被延诊误诊致死男友守尸125天讨说

来源: 时间:2018-08-26 22:10:10

产妇疑被延诊误诊致死 男友守尸125天讨说法

昨日是情人节,普宁小伙子连帆宇如往年一样守着他的女友黎春霞的尸体。这具尸体,躺在小连家中老屋已经125天。

此前,临产的黎春霞住进普宁市妇幼保健院,当天胎死腹中;125天前,黎春霞死于该院;124天前,连帆宇将黎春霞的尸体拉回普宁家中老屋,安放在水晶棺里;63天前,连帆宇和黎春霞的父母到普宁法院立案,请求尸体鉴定。

“从来没有人主动找我们。”算着“老婆仔”停在老屋的天数,连帆宇低声啜泣:“‘老婆仔’的尸体继续放在家里面,一切还是老样子。我真的感到很无助,很无助。”

1月27日,连帆宇只身从普宁搭车前往广州萝岗,春节临近,不知道小黎去世的奶奶,每天依然念叨着要见孙女和重孙。和岳父母商量后,连帆宇决定继续“骗”下去。这次来穗,连帆宇告诉,希望能够通过相关部门牵头协商解决,让“老婆仔”早日入土为安。

出事后,院方一直保持沉默

南方(以下简称“南日”):这次和岳父母见面的情况如何?

连帆宇(以下简称“连”):岳父、岳母、小黎的奶奶和妹妹现在租住在萝岗一处10来平方米的平房里。岳父在增城的工厂做喷漆工,丈母娘在学校里做清洁工,一家人的经济很困难。

南日:见到奶奶后,你怎么和老人家说?

连:小黎的奶奶今年已经85岁了,听力不太好。小黎生前非常疼奶奶,总是给老人家买吃的穿的,所以老人家最记挂的也是她。和岳父母商量之后,我们决定还是瞒下去,担心老人家一时间接受不了事实,后果就会无法估计,但是奶奶每天都会提好几遍小黎的名字。

南日:对这件事,岳父母有什么建议?

连:岳父母一想到尸体放在家里过年,心里就很不舒服。他们一直担心这件事情能否办好,毕竟事情已经过去100多天了。

南日:你的意见呢?

连:如果走法律程序,将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对我们来说,最好的方式是调解:政府参与协商,先将尸体送进殡仪馆,再和医院谈赔偿。就像岳父母希望的,我们都想她能够早日入土为安。

南日:院方是怎么回应的?

连:现在迈出的每一步,都要我们主动。院方自出事后,就没有主动找我们当面谈过。无论是当地医院还是政府,已经不是要推才会动的问题,而是即便舆论推了也不动,这让我们的处境很艰难。

“闹”医院,是因找不到院方负责人

南日:当时为什么想要到医院门口去?

连:1月28日,父亲打告诉我,说村委会的领导传达了相关部门的意见,建议由医院借助1万元先将尸体从家中移至殡仪馆。1月30日,我从广州岳父母家赶回普宁的第二天,我到医院找院方商量这个事情,却找不到负责人,我很想发泄心中的不平。

1月31日中午12点多,我带上自己制作的木板,又在路边花20元买了4叠冥纸,来到医院门口,我就是想讨个说法。当时现场风大,考虑到安全,想烧的冥纸没有烧。和我一起来的,还有一位朋友,他负责帮我拍视频和照片。

南日:有没有想过自己采取的这种方式并不理智?

连:我失去了妻子,尸体现在仍然放在家里,而医院只托人说要借助一万元将尸体移至殡仪馆,这是不能解决问题,当今的社会是法律的社会,我相信法律,能调解就调解,不能调解我就打官司打到底。

大年三十,他在老屋守尸

南日:这个春节应该是最难过的一个了?

连:(过得)很悲痛。大年三十,我带上拜祭的鸡、鸭、酒,给小黎上香。外面都很热闹,我坐在老屋里,哭着对着她喊:“过年了,回家吃饭吧。”

南日:还记得以前的情人节是怎么过的吗?

连:一起吃饭、逛街。2008年的情人节,我送给她一套银饰。她给我买的情人节礼物是衣服,现在还在衣柜里。这个问题太伤心,不能再说。大年初一到初四,我不能到老屋看小黎(当地习俗)。见不到她的尸体和遗照,夜里就会梦见她。这几天也是这样。在梦里我们一起玩,她已经离我而去,我还能在梦里和她相见,难道这不是一种幸运?